首页 > 旅途评论

儿时的暑假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史庆友】     2016-09-09

过了小暑,天一天比一天热,学校就要放暑假了,昨天问外孙女:暑假有什么打算?她告诉我;想参加夏令营,去科技馆;还要将自行车骑熟练了;每天都想玩一阵子轮滑鞋,还要上网;重要的是要按时做作业,假期的作业很多,每天都要写4个小时。我们的作业可多了,好多作业我们都做了好多遍,早就会了,老师还让做,真烦。听着孩子的计划,看着孩子为作业多面一脸的无奈相,将我也带到了童年,我告诉孩子,我的童年暑假是快乐自由的,我们没有一点烦恼,说起来很简单,孩子听得有些着迷。

  我们小时候的暑假,几乎没有多少作业,那时候我们学的东西也少,只有语文、数学两本书,也没有现在的外语,自然等科目,我们假期的主要任务就是一个字——玩!我们玩的都是生活中常见的。

  我们用时最多的就是给家里的猪挖野菜,那个时候每个家庭都要养猪为了过年,但每家喂猪的饲料都不足,猪吃百样草,每天为猪挖猪喜欢吃的草是我们暑假期间的必修课,那个时候人口比较少,原野里有好多的荒地没开发,荒地里生长着许多猪喜欢吃的西天谷,苣荬菜,灰菜、猪毛菜,只要我们想挖,很快就能挖满筐,只是我们名义上是去打猪草,其实我们是亲近大自然,去到大自然里玩了。

  放暑假,热是共性的,我们那个时候,没有现在的电扇、空调,但家乡的小河里流淌着清澈的河水,好多的时候我们都泡在小河里,其实大人也知道我们每天都去小河里玩水,他们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常常告诉我们:出去不能祸害人,要注意安全。祸害人是我们地区的一句方言,就是不能糟蹋庄稼,不能采摘别人家的水果,简单的说就是不能做坏事。要注意安全,意思是别到深水的地方去玩,以防发生不测。其实大人的嘱咐是十分应该的,在我的记忆里有两次差一点出人命。一次是占柱,一次是我自己。

  一次村头的小河边发洪水,一个和我同龄姓王,小名叫占柱的小朋友,看洪水不怎么深,觉得自己会游泳,就跳到了河里,他不知道洪水的力量可同平时小河水不一样,平日河水比较平稳,没有多大的冲击力,洪水可就不一样了,人们形容洪水有时候用“脱缰野马”,真的是那样,洪水水流急,冲击力很大,他一下水,“扑通”不几下子就顺水冲走了,这时候我们都傻了,我们一边沿着河边向下跑一边喊“救命!占柱让水冲跑了!”正巧这时候一个大人正巧在岸边,听到我们喊声,衣服也没脱就跳到齐腰深的洪水中,闪了几闪,踉踉跄跄将占柱截住了,抗在肩上,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占柱弄到岸上,让他趴在河边的一个小墙上,肚子正对墙头,头朝下,他薅着占柱的头发,用力敲击后背,这时候看到占柱吐了好多黄水,过了好一会儿,占住才哭出声来。那个大人说,看你还不管不顾的不,让你长点教训,洪水还敢下,胆子也太大了。水吐出来了,没事了,你死不了了,都回家吧。

  后来我们听大人说,当遇到从洪水中救出来的人,第一时间要将肚子里的水控出来,让被救的人趴在墙头上,大头朝下是最好的急救措施,幸亏那个大人懂得救人的方法,不然占柱可能就没生命危险。

  我自己那次现在想想还后怕。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天我尝到了人生的幸福生活。

  现在说起来,我那次,差一点没被大水冲走,其实是我自己的,爷爷父亲多次嘱咐我,不要一个人到河边玩,但我仍然我行我素,我也知道,自己一个人在河边玩,容易出事,但我也有自己的观点,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定不干坏事,管住自己了,就不看书了,往往有好多小朋友,会祸害庄家,好多小金小朋友,我要吃乌米,北漂的好多高粱水,趁着看官员的老人,睡午觉的事,偷西瓜,我不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我怕他们坏了我的名声,其实我大可不必,在那个年代,十几岁的男孩子,上树摘点水果,下河摸鱼,是很正常的事,再说老家有青瓜绿枣,谁见着谁咬的习俗!到香瓜园,到西瓜地,吃西瓜、香瓜是不用花钱,小朋友们习惯了自己摘,总觉得自己摘的好吃,其实看瓜的也不在乎小朋友吃,只是小朋友们摘瓜的时候,往往不管生熟,甚至是瓜秧都给扯坏了,看瓜的老人很不高兴,多次同我们讲:也不是不让你们吃,你们怎么非得捣乱,以后不经过我允许随便摘瓜,抓着你们就打屁股。其实大家都知道,看瓜的老爷爷,最喜欢小孩子,他说打屁股,一定不会的,为小朋友们,这瓜吃瓜的心,一直也没有停下来。

  那天吃过午饭,我又来到了我们经常洗澡的下湾子,这是一个天然浴场,左侧是茂密的庄稼地,右侧望不到边的树林子,河床都是,软软的细沙,故乡的小河,是一个动物的天堂,清澈的河水中不时游动着小鱼小虾,我仰卧在水中,头枕着岸边的一块石头上,任凭小鱼一下一下,亲吻我的皮肤,那种感觉,美极了,常言道,极乐生悲,真的是那样,那天的天气晴朗,可以说是万里无云,就是这这样的日子里,恶魔在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距我家两公里以外的一个自然屯,村旁有一个小塘坝,由于前些日子下雨比较多,溃坝了,塘坝里的水飞流直下,构成了一股洪流。

  青天白日在小河中泡澡的我作着美梦。玩在兴头上,突然听到有“轰轰”的响声,我向四周一瞧,大事不好,上游下来洪水了,只见水头较水面高出好多,远远看着就是一垛墙,黑乎乎夹杂着白沬还有别的东西,朝我压了过来,我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水面太宽了,插翅难逃。这时候我想起了老人们说过的:洪水往往只一阵,水头过去就会小些。我等待水头的到来。水头到了,我憋足了一口气,人随着水头一起一伏飞起来了。在水中我只知道“噗通”,但水根本也不听我的,我如同一根小草,随着水头向下游漂去。

   也许真的是我不该死,没被漂多远前边是一块开阔的河床,河水散开了,水头渐渐小了,同我一起漂着的一棵大树抢先在我的前边搁浅停了下来,我发现了救命岛,我拼命地向大树游去,还真凑巧,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大树疙瘩上,我得救了。

  又过了好一会,水消了,村里跑来好多人看洪水,当人们看到我站大树疙瘩上的时候,都很惊讶,那样大的水我是怎么爬上去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这可是老天将我送上来了,没有大树说不定我早就入大河去东海了。

   乡亲们喊来了我的父亲,过了一会,父亲才赶着生产队的大马车,带着斧子、锯,来河边拉走了我脚下的大树。一次儿时洪水中的漂流刻骨铭心。

  儿时的暑假,还有另外一项工作,就是怎么样创收。怎样让我们的腰包鼓起来。虽然那个时候上学交不多书费、学费,但如果自己手里有钱,买点学习用品会更方便,不会向妈妈总要钱。

  我老家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逢河就有水,有水就有鱼,所有的山里都有药材。暑假的时候,我要同小伙伴们一起刨药材。老家山上常见的药材有远志、防风、车前子、麻黄等几十种。刨药材也是一个很累人的活,每天要带4样东西;筐篮子、镐头、水瓶子、中午的饭,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塑料制品,背水都用水瓶子,如果谁家有一个能盛2斤水的瓶子都视为宝贝,其实就是能装一斤水的瓶子,人们也都舍不得扔,谁家一年也买不了几瓶子酒,不买酒哪儿能来瓶子。正常的时候是筐篮子里头装两瓶水,那时候每条沟里都是泉水,瓶子里的水喝没了可以去泉子里去装。一天不知道得喝多少瓶子。.

  刨药材也是一个危险的活,药材多是生长在没有人打扰的地方,越是没有人去过的沟岔、山头,生长的药材品质就越好。

  我还记得,那年在甘支庙后山的大沟边儿的一个裂缝,生长着好几株远志、防风,那个沟边只剩下几十厘米宽了,人站在上面,很有可能出溜下去,但是我还是将那几株刨了出来,好有成就感。现在想想都后怕,真要是掉下去,不死也得骨断筋折。

  在劳作和玩耍中,我们的暑假过得很愉快。要开学了,我们会用自己刨药材挣的钱做一件,也可能是一身衣服,那时候我们的心情是非常高兴的!有新衣服,都舍不得穿,在上学、放学的路上,都光着膀子,将衣服放在书包里,展示我们晒了一个夏天黝黑的皮肤,在同学们的眼睛里,越黑越美。山里的孩子光膀子是很自然的了。现在看不到谁家的孩子光膀子,不是别的,谁家的父母也舍不得将孩子的皮肤晒黑。其实,暑假晒晒太阳,真的能增加人体对维生素D的吸收。现在的人们是宁愿吃药,也不会去晒太阳。时代不同了,人们追求美也不再以谁晒得黝黑为美了,这也就使生活中出现了那么多的小白脸。相同的时代,造就了不同人的审美观念及休闲方式,回想起来,那个年月,真的很温馨,好想回到那个年月.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