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途评论

情满愁怀向尔来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观夫】     2016-09-11

鄱阳湖,一座世界闻名的湖泊。千百年来,这里澹澹清波,点点帆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何其壮美!哪怕是她的一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落,也会在青青芗草间,匍伏一窝湖雏,惊起一群鸥鹭;哪怕是在她的一处浅滩,一条任意的港汊,也会有渔夫村姑,满载一船星辉,一船渔火,一船歌谣......

   石红许先生就是在这如梦如幻的湖边小村里,“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一寸一寸长大,操练了近二十年终于可以说一口标准的母语,积蓄了近二十年的乡情也在绵绵无尽地发酵成数百里长的乡愁”。他如是说。

   《梦里几回前湖咀》,无疑是他因梦而生,屡梦不爽,百啭千回,心意郁结,终于喷涌而出的的又一首心曲,又一阕恋歌,又一段乡愁,又一篇力作。

   让我们循着他栩栩如生的文字,走进他如诗如画的梦境,领略一番经年远去物我天外的水乡一寓的风清吧,那一点点,一片片,一幕幕,兴许能因梦结缘,勾连起我们许多儿时的向往和尘封的故事。

   那梦境里,却都是一些土得掉渣甚至相当难闻的味道:稻草味、炊烟味、牛粪味、红壤味、鱼腥味;都是一些极其普通毫无响亮可言的地名:前湖嘴,网舍里,下岸,鸦鹊湖、菱角塘渡口;都是一些稀奇古怪闻所未闻的船:肚子船、乌篷船、划子船、雁排、莲子船;都是一些已早已过时了的传统渔具与人工渔作方式:扯大网,打镣,扳罾,放钩,卡子、鳝鱼笼,操鳗网。还有,都是一些听起来就觉得实诚厚道有三分喜欢的乡民:爱华、兵呢、修文爹、兆西叔、牛仂叔......

   可以想见,一个叫做老家的地方---以前湖咀为中心,当光头赤脚、鱼篓皴衣的“我”,春秋四季时,空阔天底下,相邀着、追随着自己的一个个玩伴和长辈,喝着生水,吹着湖风,闻着那种种的味儿,比划那种种的船儿,痴迷那种种的趣儿,逐闹着、嬉戏着、模仿着,于坦场上、水岸边、波浪里自由穿梭,任意往来,极尽兴致,极尽能事,竟不知不觉地就长大成人了,从此,告别故乡的云,望断家乡的路,独步它乡,渐行渐远。几十年来,留给老家的只是一个背影,带走的却是挥之不去的千重心结。日之所思,夜之所梦,番番场景、历历在目;首首心曲,几多吟哦!

   一篇好的散文就是这样一首优美的歌。它的源头必定是厚朴的,它的情感与思想的根基必定是真挚且深植的。只有建构于厚重的生活沃土之上,它的文字、它的音符,才可能是充满个性、活蹦乱跳、掷地有声的,也只有这样的笔触,这样的歌唱,才可以抵达人心的彼岸,真情实意的表达出“我”的遣怀,像深涧里的一泓清泉,自然而然地流淌着,流向远方。

   红许先生不但有这样厚重的生活储备,而且,还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深耕它,沉淀它,提炼它,丰富它。在《梦里几回前湖咀》里,他的笔触散淡如行云流水,似乎不经意间的轻轻一碰,就触碰到了梦里依稀的那份柔软,那份眷念,那份依恋,那份不舍。读着它,那沉郁激昂的梦弦,丝丝入扣,如萦心头:

   那是母亲对儿子默默的深爱。“......至于妈妈为什么反对我坐船去下岸,当时怎么也不明白妈妈的良苦用心,等彻底明白了,我已经离开了前湖咀,离开了隔湖相望的下岸。”,寥寥数笔,着墨不多,写尽母亲对儿子的几多担忧几多爱;母亲的天地并不大,对儿子的寄望也不多,“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我妈希望我能在下岸的边缘荒地里竖一栋普通的房屋,至今说起此事,她老人家仍然唏嘘不已,觉得我放弃了很好的机会”。一份乡村教师的工作,一栋挨近老家的新房子,阖家团圆,母慈子孝,儿孙绕膝,终老故里,这就是母亲最大的希翼。远了,儿行千里母担忧,放心不下啊。但他不但离开了家乡,还千方百计地离开了靠近家乡的鸦鹊湖中学,正如余光中先生的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那是乡怀少年永恒的记忆。家乡“有滨湖蒲鱼之利,鱼鳖畜禽之富”,“丘陵旁田垄、水塘、湖泊、涨大水是一片水乡泽国,成了鱼虾的乐园,也储存了几多儿时捕鱼垂钓的快乐记忆”,“网舍里一度存在,使得我的前湖咀涂抹了一层可圈可点的渔文化底色,渔船从这里起航,直通大风大浪茫茫无边的鄱阳湖,站在网舍里右前方的大坝上,眺望远方,那是儿时向往,通往外部世界的制高点”;家乡有玩伴爱华,还有兵呢,兵呢的叔父修文爹放卡子,“堪称一方名士”,谁见过放卡子啊?几十年了,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描摹得极为生动准确,引人人胜,令人难忘。“兆西叔每天都要下湖放网下钩打渔,这给了我极大的兴趣”,“小时候,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钓鱼痴迷者,插鱼鞭、甩钩、打镣、扳罾、放钩,样样尝试。一个少年的寂寞孤独寄托在一根钓竿上,微微涟漪荡开了的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家乡有水美草肥菱角花,“鹭鸶以高挑的身姿优雅地行走出一幅生动的画面”,“牛群埋首于水美草肥咀嚼一天的闲适”,“赤脚走在水边,岸边泥地上留下了一串小脚印,拣螺蛳,捞鱼虾,摸蚌壳......这是我小时候在老家前湖咀的一段快乐时光的剪影”,“小时候,看过满塘浩大的菱角花,吃过好多好多菱角”;家乡还有凉亭碾屋糍糕粑,“凉亭是竖立在记忆中的温暖的建筑.....是村民们做工夫时遮风挡雨、歇息喝茶的地方”,“碾屋是我们这一代人不能忘却的风景,碾出的是米,也碾出了浓浓的乡愁”......全景式的家乡物事,少年轻狂:地理的、历史的、人文的,条分缕析,巧妙穿插;空濛的、澄澈的、跳跃的,如诗入画,浑然一体。犹如庄周梦蝶,不知是我化成蝶,还是蝶化为我。

   是啊,这就是生我养我的故园。一个不大的地方,一个诞生奇梦妙想,超越希望的所在,一座通往外部世界的灵魂栖园和精神的高地。她是作者至深至疼的心病、至情至爱的炽火!生命的吹笛在这里响起,始终引领着他向着淼远的方向前行。这洋洋洒洒,不惜笔墨地深情泼洒,正是作者心中长久的行吟与宣泄!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徐志摩诗句), 魂牵梦绕的他、后来也不时回到家乡,以游子之心、赤子之诚,在这里苦苦地寻觅既往的那份荡漾与安谧,暖意与劬劳。不但想要在这方天地里重温那燕来陌上的似曾相识,还要顾往犹深,面对失衡与遗落在现代工业文明中的那份无奈,那份嬗变,那份乡愁,那份期许,不由自主地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

   机器替代了风帆,洪水逼退了庄村,掠夺忽悠了保护,速度肢解了传统,“卡子永远鲜活在遥远的前湖咀菱角塘湖面上”,“古老的保护性的捕鱼方式纷纷面临着挑战退出历史舞台”,“曾经是父老乡亲们多么看重的土地,如今几近撂荒”,“远远看见下岸土地上那一袭寂寞孤单的身影”“变成了水泥钢筋框架式”,“我不忍心走近”,“碾屋旧址还残存着卧在地上的碾槽、散落的碾轮等,在新农村建设的背景下,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我一个人走向湖岸的深处,不时看到湖水打在岸边泥沙地上的塑料瓶、快餐盒、残瓷片、碎玻璃..始终不见人影”,乡亲们“喝酒、吃糕粑、放烟花爆竹、串门互道拜年......那就是我越来越陌生、越来越眷恋的乡村过年“,”年轻的后生又在磨拳擦掌展望过了上七后的外出打工,他们并不关心下岸地里来年种什么“,“所谓家,在水一方。回望立于高处的凉亭,我的眼睛湿润了”“假如允许的话,我愿意摇摆一只小船,每天在菱角塘撒下一网,打捞一天的温饱足矣,剩下的时光,都交给文字,交给故乡的水草”......

   作家的眼,往往是敏感的;作家的心,往往是孤独的;作家的情怀,也往往是悲悯而忧伤的。他想美美的再做几回春秋大梦,从今天的鄱阳湖岸出发,顺畅地皈依童年,皈依原乡......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我在哪里?我本有乡吗?乡在何方?

   还归原乡,还于故土,返朴归真,不带走一片云彩!

   红许先生是一位方家。他眉下有一副别眼,胸中有一副别才。读他的这篇文章,无异品一缶醇浓的老酒,忍不住鼓之以节歌。他常常以白描的手法,简练朴素,不施粉黛;叙论交代,写到似平;而在得意的细处,却精雕细刻,不惜刀工,妙趣横生;快意的胜境,笔走龙蛇,势如破竹,酣畅淋漓;时而切近,时而渺远,时而奔放,时而幽思,节奏感极强;谋篇布局,更是水到渠成,不露痕迹,隽永平和,收放自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范例。

   散文是可以有诗的,有理据的,甚至是可以有些情节的,这大概与明然先生所说的非模式化写作有异曲同工之妙。散文之散,在其形;散文之凝,在其神。看似漫天星河,其实是一袭深空,琼花纷呈,蔚为大观。精彩出于细节,细节决定精彩,《梦里几回前湖咀》就是由这样相映成趣的许多细节和精彩自然天成,令人流连忘返。

   而到精彩的收官时,作者并没有刻意地给它续上一条光明的尾巴,也没有端着架势来一番无病呻吟,而是发自内心的一声轻喟,一声呼唤,交给了文字,交给了故乡的水草。如梦中的一颗流萤,划过深空,在你我的心头振颤。

   站在鄱阳湖北岸,感慨石红许先生东岸梦湖的执着、深沉和静美的同时,也禁不住心旌摇荡,乘风归去,求索遥远!

   梦里几回前湖咀,情满愁怀向尔来......

上一篇:胸中家国 笔下河山
下一篇:儿时的暑假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