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散文

笑傲千年,却无奈今天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赵攀强】     2016-09-11

    前几天下乡,在山上发现一颗古树,粗大无比,树冠遮天。我们几人围在古树周围左摸右看,前后拍照,不停赞叹。有人问,树龄大概几百年了吧?主人说,一千多年了。又有人问,这是一棵什么树呢?主人说,是岩桑树。

  主人不仅好客,而且健谈。他招呼我们到屋里坐,还告诉我们说,有人出价伍仟元要买这棵古树,说是要移栽到他们的公园里。我们急忙劝告他,千万不要卖,这棵古树守在门前,是风景,有灵性,如果卖掉,是栽不活的。

  从乡下回来的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老想着那棵古树的事。我在为古树担忧,害怕它重走宋家岭观景台那颗桂花树的老路。

  那是一株千年古桂,初来咋到的时候,是那样地葱茏,那样地粗壮,那样地神采。可是,慢慢地,它怀乡了,抑郁了,枯萎了。它离开故土寝食难安,它看不见同伴天天心烦,它思念老家的山水,老家的风情,老家的百姓。尽管有人对它打着吊瓶,百般呵护,千般挽救,可是它依然在愁思中死去,留下人世间的无奈和遗憾。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老家,屋后那颗千年古树现在可好?那是一颗树龄在三千年以上的皂荚树,它的形态,它的气势,它的命运,我都写在《老宅古树》一文中了。我写此文,是为了保护那棵古树。记得那次发现古树的九枝被人砍掉一枝,心里难受极了。后来听说有人愿出伍仟元购买那棵古树,我急了,找到主人,告诉她古树是老家的风水和守护神,是卖不的的,如果卖掉,这棵古树就会走到生命的尽头,还会危及庄院的安全。再后来,我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主要还是放心不下古树,无数次地去查看古树还在不在原地。

  那些隐藏在秦巴深山的古树啊!他们什么没有见过?惊涛骇浪见过,狂风暴雨见过,自然灾害见过,干旱奈何不了他们,雨涝奈何不了他们,病害奈何不了他们。可是,他们笑傲了千年,却无奈今天,听到响动就颤栗,看到人影就担心,见到机械就惊悚,实在是提心吊胆,度日如年啊!

  现在的人们越来越讲究幸福指数,追求人生享受,不想进山就想看到大树的风姿,于是出现了“大树进城”的奇异现象。

  绿化城市本来无可非议,我要说的是,人们在进行“大树进城”的时候,是否来个换位思考,考虑一下古树的感受,山水的感受,自然的感受,生态的感受,以及老百姓的感受。

  如果非要“大树进城”不可,我觉得可以将那些年轻的大树移栽到城市的公园,道旁,或者花园里,美化环境,供人观赏。千万不要把那些深居大山,树龄在百年,或者千年以上的古树,连根挖出,移到城里。毕竟,它们已经步入老年,需要的是静心休养,叶落归根,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呀。

上一篇:最轻的水
下一篇:冬季里的盐池(组章)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