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小说

句号画上以后

【来源:西部作家网】   【作者: 赵文元】     2016-09-11

    老候睁开眼,一黑影俯在脸上,惊得他妈呀了一声。那黑影也妈呀一声,向后一倒,不见了。
    老候懵懵懂懂地上下打量,满天星光下,自己躺在一长盒子里。喉咙里也被什么堵着——刚才那一吼滑下去的。正恓惶着,长盒子边儿上露出颗黑乎乎的脑袋来,一双猫眼般贼亮的眼盯着他看,吓得他一动不动。良久,那颗头发出嘶哑的声音来:“大爷,我可是救了你一命,你把你嘴里的那块儿银元给我吧。”
    老候才猛醒:自己已经被埋出去了!堵着喉咙的,是含在嘴里,要自己来生富贵的银元!
    他含糊不清地说不给。
    盗墓贼说:“大爷,你不仁,我不义。反正你是死了的人,那我就再掐死你算了。”
    老候吐出银元给盗墓贼。
    盗墓贼扶老候到村口,让他自己爬回家。
    一家老少惊骇过后,尴尬地看着他。他满脸的欣喜被看得干在了脸上,也尴尬起来。一家人都低头抽闷烟,缭绕的烟雾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卧病在床一年,五个子女衣不解带地伺候他到死,又大吹大擂地给他办了丧事,圆满地尽完了孝。
    他尴尬地住下了,子女们尴尬地照旧伺候他。让老候吃惊的是,老伴儿始终冷着脸,问她话,就嗯嗯的。自己要喝水,叫她几声才能听见。自己要出去方便,有时她装作去干什么去了,不扶持自己。就是扶持自己出去了,也是腰来腿不来的样儿。这以前,她可是跟儿女一样尽心伺候自己的呀!第三天,来看稀奇的人里有老光棍梁高升,他怨恨的目光让老候战战兢兢。
唯一让他安慰的是十岁的孙子,天天依恋在他身边。可是第十天,孙子进了他的屋,抽着鼻子说:“爷爷,屋里咋一股死人味?”要开窗户凉凉臭味。
        老伴儿瞅他一眼,喝骂孙子别胡说。第二天,孙子也这样说。老伴儿瞅他一眼,喝骂孙子别胡说。第十天,孙子还是这么说,老伴儿瞪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老候就不好意思了,半夜起来,拄着拐棍上了路。太阳三竿高,才来到李长壕——盗墓贼都是这里的人。
   他凭声音找到了那盗墓贼。
盗墓贼很不高兴:“大爷,人得讲良心呀,你咋能来向我要那块儿银元呢?”
    他:“我再给你一块儿银元,你再把我圈进墓子里去。”
    盗墓贼愣了愣:“大爷,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他:“我不管,反正是你把我从墓子里抠出来的,就得再把我填回去。”  



 

上一篇:狗院长
下一篇:种一些花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