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小说

长发

【来源:原创】   【作者:华文】     2016-10-11

  她,一个卖彩票的普通女人。一米六二的个子,那白净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来这买彩票的认识她的人都叫她瑞丽。每当她看到前来买彩票的女人中有留着长发的,便使她想起在她身上发生的有关长发的故事。
  一次,她请朋友吃饭,当菜上齐时她盘算了一下,才发现钱带得不够,如果退掉一盘菜身上的钱就够付帐的了。可是,当着朋友们的面,她怎么也不好意思退掉桌上的一盘菜。
  说来也巧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留着长发的女人从她身边走过。于是,她冲着这位不认识的长发女人说道:“你这长发,可真漂亮呀。”在说话的同时,手顺着那女人的长发抚摸了一下,取了一根长发。接着,在朋友们没有留意的情况下,顺手将已在手里揉成一小团的长发放进了桌上离自己最近的一盘菜里,用筷子搅拌了一会儿,然后挑出来喊道:“服务员,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呀?”
   听到喊声,酒店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头发?菜里怎么会有头发呢?”服务员自言自语地说着,看看瑞丽用筷子夹着的长发,又望望坐在饭桌四周女客人的头发,没有一个留着长发的。奇了怪了,哪来得这么长的头发呢?在我们酒店的服务员、勤杂工里也没有一个是留着长发的女性呀。
   正在这位服务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酒店老板走了过来。他问明原因之后,对瑞丽说:“对不起,这就给您换一盘。”
“不用了,干脆退掉好了。”换?那怎么可以,好不容易解决的问题,说什么也不能再换上一盘菜上来了。
“那好吧,就把这盘菜撤了。真是对不起。”老板见这位客人还蛮通情达理的,让站在一旁还在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的服务员把那盘菜给端走了……
   从酒店回到家,瑞丽把在酒店里发生的事讲给自己的老公听,她老公听后说:“你也太缺德了,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当时,我是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瑞丽知道这事自己做得不对,“不那么做,我会在朋友面前丢面子的。现在想想,真的是不该。”
“现在知道错有什么用,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瑞丽的老公显得有些不高兴。
  怎么?为这事和我生气?好,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瑞丽见老公满脸的不高兴,心想,等着瞧,整不倒你,我就不叫瑞丽。
   瑞丽的老公姓张名正,为人老实厚道。虽然大瑞丽十一岁,但看上去年龄和瑞丽差不多大。在家里,他除了家务事不常做外,其他的大事小事大多是他打理的。
   一日,总想着要整整老公的瑞丽,看见邻居昕艳正在梳理长发,立刻有了整老公的办法。她走过去,弯下腰,把落在地上的长发捡了两根。
  昕艳见了,不明地问:“瑞丽,你捡这长发做什么呀?”
“有用,这长发让我想起一件事,也使我想到了另一件事。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但暂时还得保密。”瑞丽神秘兮兮地说。
“这我就更搞不懂了,两根长发能做什么呢?”昕艳被瑞丽给弄糊涂了。
“看过《地雷战》吧,片子中的头发能整死人。”
“《地雷战》看过,你不会也用头发做地雷吧?”
“地雷我不会做,但它的作用也相当于雷,效果不会比地雷差。”
“说我听听,到底有什么作用?”
“呵呵呵,这个不可以说,以后一定会让你知道。”说着,瑞丽拿着从地上捡起来的那两根长发回自己的家了。
这天晚上,瑞丽早早地做好晚饭等着老公回来。当她听到门外熟悉的脚步声时,知道老公回来了,便把捡回来的两根分别放在两只手里,像往常一样,迎着开门进来的老公拥抱着。不同的是,她一边在与老公亲热地拥抱,一边在做着小动作:一只手将长发放在张正的西服上,另一只手将长发塞在了张正的衣领里。
  一阵亲热之后,瑞丽把该做的事也都做完了。她像没事人似地对张正说:“好了,洗洗手吃饭吧。吃完饭我还得洗衣服呢。”她嘴上是这么说着,可心里却在想:哼,今天非让你把整死不可。
  吃完饭后,张正刚要离开饭桌,瑞丽开口说话了:“等等,坐下别动。”
 站起身来的张正又坐了下来,他不知道瑞丽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
 瑞丽起身走到张正的身边,从他的身上取下那根她放在上面的长发,两手将长发拉直:“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长发?我身上怎么会有一根长发呢?张正晕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呀,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长发呢?”看着愣在那的老公,瑞丽心里暗自在笑:呵呵,我看你今天怎么解释这事?
“这……我也不知道。”张正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这根长发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不会吧?把你的西服脱了。”瑞丽说。
完了,她想到那儿去了。为了证实自己是没什么的,看来这西服是非脱不可了。张正脱下西服,那根被瑞丽塞在衣领里的长发露了出来。
“好呀,还有一根,你自己去对着镜子看看。”
“什么?还有一根?”张正怎么也不敢相信瑞丽说的话是真的。他走到穿衣镜边,对着镜子一看:完了,这下真的完了,连西服里面都有长发,这还能解释得清楚吗?
“说吧,怎么回事?”
“叫我怎么说呢?”
“该怎么说就这么说。”
“可我真的弄不明白这两根长发是怎么回事呀。”
“弄不明白?那你就慢慢想吧,我去洗碗,洗完碗后再来听你的答案。”瑞丽说着,开始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我来吧,你歇着。”从不洗碗的张正,竟然会主动要求洗碗了。
瑞丽尽力克制自己,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她打开电视,像是在看电视节目,其实却在享受着厨房里传来的洗碗声……
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张正,不敢正视瑞丽。他刚才在厨房里边洗碗边想,可就是想不出自己的身上怎么会有那两根长发,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妻子解释这事。今天没有什么事发生过呀,他又如果能想得出来呢,这叫他如何解释才好?
“想到了吗?那两根长发到底是怎么回事?”见老公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瑞丽又追问起来。
“你就别问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正说。
“不会吧?怎么可能呢?你是不是……”瑞丽把话说了一半,便打住了。
“我是那样的人吗?”尽管瑞丽的话没有说完,但张正明白她要说什么。也难怪她会这么说,任何一个女人见了自己老公身上的长发都会这么想这么说的。“我们结婚都十几年了,你还不了解我?”
“这和结婚十几年有关系吗?人是会变的呀,我哪知道你会不会呀。”瑞丽想,今天非整倒你不可。于是瑞丽故意说,“再给你些时间,我去洗衣服,你慢慢地想,今天不把这头发的事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别,别,你继续看你的电视,这衣服还是我来洗吧。”一向很少做家务事的张正,这天也变得勤快起来了。
“随你。但洗完衣服你得把问题给我说清楚。”哼,我就知道,今天这衣服你是洗定了。
看着电视的瑞丽,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洗衣机声,感觉像是在欣赏优美的音乐……
一小时过后,洗完衣服的张正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想起来了吗?”瑞丽再一次追问道。
“说真的,洗衣服时我也在想,可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张正说,“请你相信,我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我也想相信你,可是这两根长发能让我相信吗?”瑞丽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可她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的老公。“说吧,只要你能说清楚,只要你以后不再有这事,我会原谅你的。”
“原谅?我要是真的做过这样的事,你会原谅我吗?”张正心里在想,今天我没有和她见面呀,也没和她发生过什么呀,这两根长发到底是从哪来的呢?莫非是昨天留下的。我说了,她会原谅我吗?不可能!不能说!这个绝对不可以说!
表面上老实厚道的张正,外边确实有个情人,这是瑞丽怎么也想不到的,也是熟悉他的人怎么也不会相信的事。那是两年前的事,他在学生时代暗恋过的同学王倩调到了他们单位,看起来没什么变化的她,仍旧留着他喜爱的长发,这使他那颗曾经为她心动的心又动了起来。更巧的是,刚调来的王倩竟然和他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彼此情感的加深,他与王倩的关系也更进了一步……
“说呀!”望着呆呆站立在那的张正,瑞丽催促道。
不行!不可以说,说了这段情就结束了,说了夫妻关系就不会再像往常那样亲热了。“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那头发,我真的搞不清楚。”
“好呀,你不说是吧,这事一天不说清楚,我就一天跟你没完。”瑞丽想,没事的时候,我得用这头发好好整整你。
“不是我不说,是我没什么好说的。”张正想,今晚就是让你折腾个一夜不睡,也不能把那事给说出来。
就这样,一个是有意在整丈夫,却不知道老公在外真的有了情人;一个是因为心虚而回避妻子的问题,却不知道老婆是故意在整自己。十点多钟,瑞丽觉得有些困了,便说:“好了,今天不再和你说这事了,但不等于这事就结束了。”……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张正和瑞丽在商场购完物,乘坐公共汽车回家。在车上,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身旁的一位女性撞到了他身上。张正站稳后望自己的身上看了看,突然高兴起来。他指着自己的衣服对瑞丽说道:“你看,你看看。”
瑞丽顺着张正指的地方看了看,她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刚才司机的那一个急刹车,把撞在张正身上的那位女性的头发沾到了他的身上。瑞丽没说什么,在这么多的人面前,怎么好说呢。
回到家里,一直愁眉不展的张正来了精神:“瑞丽,今天你该明白了吧?那头发事件也该结束了吧?”
“明白,我当然明白。”是呀,瑞丽怎么会不明白他在车上指着身上让她看的意思呢。“但这并不代表头发事件就此结束了。”
“什么?还没结束?”张正有些不清楚瑞丽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没有结束。”瑞丽想:你想这么轻巧地过关,没门。“就算是你身上的长发是别的女人无意间弄你什么上的,那你西服内的头发又该怎么解释呢?”
“这?”张正没想到瑞丽会这么问,“好了,我不和你说了,信不信由你。”
“信?你说清楚了我当然会信。说不清楚,我又怎么能信呢?”瑞丽紧盯住不放。
“也是,我是怎么也说不清楚了。”这事能说清楚吗?只能由她去想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瑞丽想:我还能怎么想?这一切都是我一手弄出来的,你不清楚,我清楚呀。但我决不会让你轻松的。
……      

  就这样,在他们俩之间,时常围绕着长发的问题说个没完。正是因为这长发,使得张正和王倩的交往少了许多,甚至开始疏远王倩,因为他不想这事有那么一天被自己的老婆发现,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就是个鬼灵精,再继续交往下去的话,迟早会出事的。正是因为这长发,使得张正整日提心吊胆,几乎没有一天能过上安宁的日子,长发似乎成了他老婆每天必念的经了。也正是因为这长发,以往从不家务事的他家里家外忙个不停,几乎包了家里的所有事物,也使得瑞丽少做了许多家务事。

 

 

上一篇:太空蚕
下一篇:泊车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