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天地

白蜡山下(组诗)

【来源:未知】   【作者:施云】     2017-03-19

 

梯田

 

透过炊烟袅袅的白雾,我看见

一道道牙床状的梯田

用黄金,堆起一座座金鸡峰丛

 

夜过螺丝田

 

螺丝田到了。我俯了俯身

把目光投进车窗外一个巨大的

陀螺模子。低矮的峰群

像母亲的手臂。沁心的甜美

来自微风送来的清新

我并未看见油菜花海

画出的金色螺纹。旋转的

车轮,错过了油菜花开的日子

像我一次次错过了

在葱茏的梦中与你相遇

螺丝田,指纹般写满了罗平

与众不同的美的秘密

 

金鸡峰丛

 

一峰,就是一声唤醒三省的鸡鸣

一峰,就是一次白腊山的心跳

这片大地深埋的灵魂多于苦难

在那个鱼龙共居的年代,一场海啸

或者是一次地震,抑或是一次

诀别,留下的一声声呼唤

腾跃成一群金鸡,点染了滇东

这片土地的神奇。身后就是鲁布革

撕裂峡谷的怒吼。为掩盖裂疼

缭绕的云雾,封锁了远逝的亡灵

然后展开一望无际的金色裙裾

唤来勤劳的蜜蜂酿造滇东的甜蜜

而今,一峰就是一座浣洗人心的金矿

一峰,就是一座接天连地的神梯

我却不是那个飞在梅花桩上的武者

 

在大洼子观古生物化石

 

断了的时针,被大洼子

焊接。像罗雄峰丛群连接起

上石坎、门前坡和响洞坡

把两亿多年前的海鲜

用一盘盘石碟端出,喂饱

饥饿的眼光。我仿佛看见了

丁氏鱼龙、张氏幻龙和混鱼龙

从泻湖中,慢慢爬出

深于海水的光阴,在大洼子

集结成另一个新生家族

从响洞坡一百九十层地狱下

活起来的根珊瑚迹和海生迹

像架响起的闹钟,叫醒了

中三叠世安尼期皮尔逊亚期

和一个鱼龙共居的盛世

它们,用熠熠生辉的骨骼

支撑起了滇东的另一种神奇

死了的,未必就永远死去

 

叶化石

 

从枯叶到不朽,它一直拒绝

站起来,是因为再也

回不到枝头吗?就连灯光

也保持沉默。自从进入

玻璃柜后,它只接受目光的

膜拜。这重新活过来的灵魂

从此不再听从风的摇摆

雨的沐浴。整天与龙和鱼一起

摆弄两亿多年的时光,让我们

隔着对话猜测。看着它的

卵形脸谱,像看着枚黑色太阳

照亮岩层内部。毁灭

来得太突然,突然得来不及

让一片叶子化为灰烬。像条

怀着饥饿的鱼,瘦得只剩下

鳞片。这网的起源

离鱼是如此的近。此刻

我多想把这颗石头的心脏

移植给那片雾霾笼罩的土地

 

探寻九龙瀑

 

从峡谷飞出的呼唤

溅湿了一条路

深入浅出的曲折

 

水上连着水下的篱笆

围紧云朵的漫游

和我注目的那个深潭

 

驾着雾气腾飞的水珠

把我包围,像要封锁住

思想出逃的枪口

 

拾起滑落下来的瀑影

我的心上爬满了

花朵捧起初霜的惬意

 

走进九龙瀑

 

迎宾瀑的手并没抓住我的眼眸

穿过跨河栈道,沿蜿蜒的鹅卵石路

曲折向前走,路旁的青竹教导我

低下头来,抗拒爬满卵石的苔藓

或许是缘于对潭里树影的留连

我不停地用镜头打捞插入水里的山

成群结对的水潭向我发来召唤

九龙瀑近了,瀑布声已向我奔来

怀着对水的另一种敬仰,心跳在加速

引擎一样拉动我的脚步。到了

温婉的,激越的,欢快的

还有幽怨的流水,齐刷刷飞进我的

心湖。和远处的山峦一样

被另一种白笼罩,那一刻

我依然对水充满敬畏,仿佛有种

与生俱来的崇尚,流进骨骼

情人瀑的传说并没有迷惑到我

我拒绝了跳入深潭的勇气和初冬的冷

那一刻,我多想像粒岸上的种子

以发芽来延续爱的本真。走进九龙瀑

所有的壮观依次种进了我的心潭

 

在九龙瀑看芦苇

 

在九龙瀑看芦苇

看一支支插入路旁的箭羽

编织起关闭目光的篱笆

精心呵护我的思想

和那些喂饱耳朵的瀑声

我更愿意把它们

举高成旗帜,每一面

都在为九龙瀑助阵

其中一支被插在情人瀑畔

多像支为龙点睛的笔

那一刻,谁也没有看见

升腾而起的九条龙

正在我心里翻江倒海

 

鲁布革

 

那个咆哮的泼妇

被“一把刀”

雕凿成一潭碧玉

用“小三峡”的魔绳

吊在滇东胸前

从此,神州的夜晚

洒满了繁星

 

遇见一池枯荷

 

在多依河畔,我遇见过这样一池

枯荷,它们卷起昔日的绿手帕

包裹着一小片水域的明亮,像母亲

用那块旧头巾,包裹起与日俱增的

白发。手握相机的人从池旁走过

却无人肯对着它们按动一下快门

那折断了腰的莲杆,像一根根

垂进水池的钓竿,还在奋力拽着

折断在水里的影子。借着透过浓雾的

微光,我看见它们脸上躺满了

和母亲眼角一样密集的鱼尾纹

一群倒下的灯盏,一群曾经照亮过

红颜的灯盏,只剩下一汪池水的涟漪

安慰枯黄的影子和我浑浊的目光

 

从多依河畔走过

 

多依流出传说的泪滴

凝固成榕树列队掩映的清波

扩散出一目十滩的执着

在山峦怀抱里摆晒的裙折上

一排排竹筏的针角

还在缝补着布衣儿女的等候

从十步一回头的流速里

拽回的光阴,因我的阅读

再次躲进岸上的竹节里

沿着老水车的钟摆,捡拾着

陷入漫时光的脚印,我拾回的

仿佛是一条月光鱼的来世

 

水车碾房

 

时光的绒毛,在水车

匀速转动的肋骨上

越积越厚,越堆越绿

舀起,倒下

再舀起,再倒下的水

仿佛是取之不尽的银子

人们都忽略了碾盘上

那个木锤,已把岁月

碾得比面还细

 

多依河畔听水车

 

从时光缝隙里钻出的绿胡须

爬满了水车的肋骨和弧圈

把刚藏进去的水泼过来

像倾倒着白花花的银子

顿时装满一双双睁大的眼睛

微风抹皱的涟漪摇动着榕树

在多依裙摆上绣着心影的手臂

水底的卵石没有看出来

峰尖上的云雾没能听出来

近了又远了的脚步也没辨出来

多依的呼唤被卷入哗哗的涛声

被光阴点种在河堤上

只有那根藏在水车心里的轴

一直传递着多依的心跳

 

多依河畔遇见你

 

多依河畔遇见你,我不得不

把怀念藏进苔藓的青葱

让时光,不断地流出一道道

银瀑,把爱的动能传导

 

多依河畔遇见你,我不得不

十步一回首,看飘落的黄叶

在榕树枝头返青。雷公的一声

瀑响,炸开了谁的相思

 

多依河畔遇见你,我不得不

点亮一盏荷灯,照亮

空洞的思乡。荷叶伞下

一尾鱼,正出售着谁的惊喜

 

多依河畔遇见你,我不得不

把爱植入分行的文字

为你,也为我

搭起一架采摘梦的旋梯

 

作者简介:

    施云,男,1970年10月出生,现为《曲靖日报》会泽记者站记者,兼任会泽作协副主席。已出版诗集《九十九朵玫瑰》,在《星星》等近百家刊物发表诗歌等300余首(篇),作品入选《中国诗人自选代表作》等50余种选本。2015年获中国咸宁“金叶·香泉海”杯第二届世界华文诗歌大奖赛一等奖等奖项。

上一篇:夏日情愫
下一篇:城市的小区人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