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散文

语 琴

【来源:未知】   【作者: 杨柳飘飘】     2017-03-19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王维《竹里馆》营造的这种清净安详一直是我喜欢的境界。在每一个有月的夜晚,思绪总会在这这种境界中随意翩飞。

    夜静人寂,明月高悬,缕缕清辉轻柔地洒向万物。苍翠蓊郁的竹林深处,幽静安谧。微风习习,竹影婆娑,空气中飘着竹子的清新诱人的清香。置身此景,我仿佛幻化为一个从千年古画中走出的女子。鬓云高挽,粉面含娇,一朵粉色的梅花贴着发际,清雅精致。一身素白的纱衣,在竹林中摇曳生姿,随身的环佩在清风中叮当作响。莲步微动处 ,青石小径上梅香袭人。翠竹影幢幢,红梅香盈人,白衣随风飘。明艳纯净,令人沉醉。

  继而,找一处平坦开阔的草地,席地而坐,碧草青青,野花环绕,微风撩起我如瀑秀发,人,也霎时变得灵动飘逸。安放古琴,纤纤素手,轻拨慢摇,瞬间,《梅花曲》的清音打破了夜的静寂。双眸微闭,静听梅花绽放的声音,想象梅雪相映成趣的清雅。琴韵悠悠,竹韵幽幽,梅香扑鼻。此时,尘虑皆空,心灵澄净,悠然自得。抚一曲《广陵散》,让清越的琴音刺破夜的静谧。让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聂政,重新走进我的视线,重温千年英豪的壮烈。聆听竹林贤士嵇康用生命演绎最后的激情,用生命阐释宁死不事权贵,狂放不羁的铮铮傲骨。此时,则又激情澎湃,一股浩然之气在静夜里弥漫......

    琴弦轻拨,思绪在夜的疆场驰骋。冥想,千年前,谁听懂了我的琴语。

是长卿吧?要不,怎会有“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不爱,今人多不弹"的慨叹?是温庭筠吧?要不,怎会有”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惆怅?是李商隐吧?要不,怎会有”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的孤寂?是李清照吧?要不,怎会有”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的凄婉?是李煜吧?要不,怎会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怅恨?是陆游唐婉吧?要不,怎会有《钗头凤》的万剑穿心的怨恨凄楚?

   或许,是柳永吧?否则,怎会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多情自古伤离别“刻骨铭心?或许,是王昌龄吧?否则,怎会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豪情悲壮?或许,是东坡吧?否则,怎会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祈愿?或许是岳飞吧?否则,怎会有”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壮怀激烈?

   琴语,从精致玲珑的琴弦上泻出,带着千古的灵气在夜色中此起彼伏。古朴而典雅,含蓄而深沉。叮咚的音韵,是从《诗经》中飞出来的蒹葭,还是《楚辞》独有的浪漫风骚?是汉宫秋月的哦吟,还是唐风宋雨的婉约?是子期伯牙的心灵相通,还是文君司马的情深意重?

   渺渺琴音,仿佛述说着那些千年传唱的爱恋。断桥上,油纸伞做媒的许仙与白娘子,共赴黄泉,化蝶共舞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寒窑相守,盼的檀郎归的王宝钏......

   一直相信,琴能言。渺渺琴音,丝丝情牵。清越也罢,豪放也好,婉约凄清,缠绵缱绻,随着心境的起起伏伏变幻无穷。一串串流动的音符,都是有灵性的语言,因人而异,因境不同。晶莹的琴弦,就在轻揉慢拨中诉说着红尘的悲欢离合,爱恨情愁。”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该是琴语最后的无奈吧?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就这样,沐着月的清辉,冥想着千年前的绝代风华,挥之不去的千古情思,在清风明月中弥漫。

   突发奇想,若,我是古琴的一根琴弦,谁会懂我,怜我,似水流年里,日日与我相伴,夜夜与我共吟?

    语琴,琴的语言,何人能真正体味其素心一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那年的冬天雪花飞舞

人物专访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

推荐专题